分类 AD17 下的文章

邱信福選情告急,華人核心利益是否有殆?

DavidChiuforAssembly-Header

作者:亞裔選民協會

6月3日初選及至,AD17州眾議院選區選情激烈,邱信福(David Chiu)本來一路領先,但近幾周被甘大為(David Campos)逼近。如往年的慣例,初選勝出的頭馬,將獲得觀望團體的跟隨和政治獻金,11月大選將如囊中之物。反之,第二名入圍的,以下5個月,要逆水行舟。最后這幾天,華人是袖手旁觀,還是投出決定性的一票?為此,本會根據過往的政績和言論,對這兩位候選人進行了分析。究竟誰能保護華人的核心利益,誰會傷害我們?

AD17區基本在三藩市Van Ness以東,包含了唐人街,金融區,Castro區,商業區和新興高科技區,是三藩最核心繁華的地帶,最能反映三藩市多元化的人口組成,也體現加州人自由平等包容首先分析邱信福。邱信福在第一代移民的父母支持下,從哈佛連拿三個學位,包括頂級的肯尼迪政府學院碩士和法學院博士。邱信福完全可以選擇就職報酬豐厚的律師大所,但他卻從一開始就做民權律師和刑事檢控官,並從波士頓來到華人眾多的加州,以便有更多的機會為自己的社區服邱信福在2008年首次當選三藩市市議員,並且在就職第一天就被推舉爲議會主席,這應與他溫和包容的態度,及卓越的領導才能有關。多年來,他的作風以平等對待各族裔和各利益群體見稱。

回溯過往的發言中,如5月21日由APAPA主辦的辯論會上,他強調自己一貫實行群體團結合作的主導思想。這些年的立法裡,也看出他作出試圖平衡各方利益的努力,如設立了法律,優先安排被逼遷的租客入住可負擔房屋。以及設立了非法單位合法化的法律,讓業主免受敲詐。雖然這些法律存在許多缺點,不能讓各方完全滿意,但體現出他試圖造福大衆的意願。

另一位候選人甘大衛,與邱信福的成长和生涯有類似的軌跡,卻有不同的观念。甘大為14歲從危地馬拉非法移民來美,2009年即立法把三藩市變成庇護城市,不遞解非法移民。同時,他是一位公開的同性戀者,並在去年提出把三藩市機場改名成同性戀先驅Harvey Milk的名字,沒有成功。

去年底,在“中小學生男女同廁同浴室法”(AB1266)膠著於公投點票和法庭時,甘大為在市參議會起草了同樣的法案,以求在三藩市率先實施。在追蹤過往的言論中,更發現甘大衛表露危險的氣息。2月13日在三藩市非裔青年民主党主辦的辯論會上, 甘大衛宣稱,"高科技公司90%的員工是白人和亞裔,必須勒令這些公司聘請非裔、拉丁裔的有色人種,才能給稅務優惠",他把亞裔排斥到有色人種之外,意味著剝奪了亞裔是少數族群的身份,不再受到平等法的保護和。只佔不到15%的亞裔,爲何不該當作少數族裔受到保護?這個論點,與最近牽動全體華人的“歧視華人子女入高校”的SCA5,是同出一轍的。甘大衛作為民主黨內極左勢力的代表,發表排斥亞裔的言論,似乎以博出位拉高人氣。但這種撕裂族群,孤立亞裔,挑撥種族紛爭,推動種族歧視的手法是可恥的。如果甘大衛當選,一定再次推動SCA5,我們孩子的未來,會面臨危機!

在邱信福與甘大衛的對比中,還發現他們對待經濟發展的區別。高科技業一直是加州幾十年來引以爲傲的資本,也是灣區經濟持續繁榮的主動力。明智的官員,都知道要搞好經濟,增加就業,才能保證民生。邱信福手法務實,他提倡用稅務優惠吸引高科技進駐三藩市,致力提高就業機會。甘大衛卻無視高科技爲三藩市繁榮做出的貢獻,反對給高科技公司任何稅務優惠,並把它們丑化爲”欺負平民的吸血鬼”。如果甘大爲當選州眾議員,他會否實施鐵腕手段,把稅務或其他挽留措施廢除,令高科技搬離三藩市?三藩市一旦喪失這個高利潤産業,服務業也受牽連,三萬人的就業機會消失,經濟將受致命打擊。

在5月21日辯論會的言論中,甘大衛表示,他“不再進行各方合作”了,他要“戰斗!為弱者戰斗!”。如果他帶領的戰斗贏了,弱者變強,強者反變弱,新弱者不是要重新戰斗嗎?冤冤相報,哪有結果?可以看出,和平發展,重視經濟,都不是他考慮的重點。甘大衛在2012年4月的發言中,用狄更斯的【雙城記】作比喻,形容三藩市“貧富極度分化”。似乎,如小說的情節一樣,他腦中以法國大革命前夕的先鋒人物自居,幻想三藩市成爲他大顯身手的舞台,像200多年前的巴黎一樣,讓他進行翻天覆地的革命。這種極端思維充分體現了他的自私和短見。一個不惜犧牲公衆利益,以不妥協、搞斗爭、挑撥種族仇恨來達到個人政治目標的候選人,不但不能帶領大衆團結一心發展經濟,共同改善生活,反而會把整個三藩市推入紛爭的深淵。甘大衛爲了自己的當選,讓邱信福在AD17區的亞裔中,一直擁有廣泛的群衆基礎,只因他在SCA 5法案問題上,迫于政治现实无法堅定反對,以及在業主租客的立法上不盡人意,而遭受華人冷遇。但是,極具破壞性的甘大爲的出現,讓我們警醒,不能爲两件事情,而讓危險分子奪走本區衆議員的席位。甘大衛傷害的,是全體亞裔和廣泛自食其力的勞動階層,他萬一上台,更多SCA5、同廁同浴法、打擊經濟法,將紛紛出籠,傷害自己,危及下代。幫助邱信福贏得6月3日初選,是放下小我,成就大我的正確道路。選擇一個在全加州的範圍內能保護華裔少受欺淩的州眾議員,才是明智之舉。每一個華人,都必須馬上拿起武器捍衛自己。而我們每個人手中的武器,就是選票!支持邱信福,拯救三藩市華人社區!請你與家人一起,5月30日把郵寄選票寄出,或6月3日親自投到投票站。

邱信福竞选网站:http://www.votedavidchiu.com/

三藩市初选 是民族危急的时候了 亚裔选民协会关于6月3日选举的评论

ad17

FOR IMMEDIATE RELEASE
=====================
Contact: Josephine Zhao 招霞
(650)238-8382
[email protected]
------------------------------------

三藩市初选,是民族危急的时候了
亚裔选民协会关于6月3日选举的评论


AD17候选人

亚裔选民协会的几十个成员,代表华人参加了APAPA在5月21晚主办的AD17区州众议员候选人辩论会。当中,听到了很可怕的信息。这场赛果如何,将决定我们华人的整体利益,是否将会受到侵害和攻击。社区危急的时候到了,我们华人必须要自强,联合起来选举,保护自己的民族尊严和福祉。

在星期三晚的辩论会中,两位都是David,都有类似的教育和成长经历,都是移民或移民的后裔。但是,他们的想法截然不同。Campos甘大为,当众说,”I am done with the approach of bringing in factions together. I am about fighting, fighting for the underdogs. ”。这种做法非常的幼稚和错误。一旦你为你的社群战斗而从别的社群里夺取到利益,将会使其他社群成为弱者 – underdog,而其他社群又会因此而进行斗争,再把利益用极端的手法争夺过来。回看过去几年,三藩市租金极高、房价摩天、租盘狂减,都是因为租客和业主团体的斗争手法,把对方当作敌人,进行打击和掠夺。胜者为王的不顾后果、不合作、搞分化、挑拨斗争的作风,是三藩市许多问题的源泉,造成恶性循环。

辩论会上,当被问到歧视华人入高校的SCA5法案的立场,Campos甘大为斩钉截铁地坚决支持,并批评邱信福言辞闪烁。他这么决绝的立场,令我们思考,究竟Campos甘大为要为之战斗的社群,是谁呢?可以肯定回答,绝对不是亚裔!

在2月13日的三藩市非裔青年民主党(Black Young Democrats of San Francisco debate)主办的辩论会上,Campos说:”90%的高科技公司招聘的都是白人和亚裔,只有6%是非裔和拉丁裔。“,他还说:”我觉得,必须要求这些公司招聘了有色人种(people from communities of color ),才能可以给他们税务优惠“。这句话里看出,Campos不认为亚裔是有色人种,只有非裔和拉丁裔才是有色人种。这代表了,他不认为亚裔是少数民族,不再需要任何的平权保护(Affirmative Actions)。这更代表,他单独挑出亚裔,进行种族针对。可以想象,当甘大卫当选到加州层次上的州众议员,他会义无反顾地推行SCA5、AB1266男女同厕同浴法,等等的违背华人理念的法案,对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代,带来冲击和剥夺。

相反,在辩论会里,邱信福的立场温和,表示愿意综合各方意见,达成协议,得到解决问题的方法。虽然,本会对邱先生在业主租客问题上的表现很不满意,没有照顾到三藩市60%的华人是业主,20%的华人是新移民、新租客的事实,房屋政策一团糟,使得这些人水深火热或承受贵租。但是,在民族利益当头,我们华人必须临危受命,忘记小我,成就大我。让代表华人整体利益的民选官员当选,才能在加州的大范围,减少对华人的全面欺凌和攻击。请你今天马上填好选票,选择正确的候选人,邮寄出去,为自己、为社群、为下一代可以做主人翁生根落叶,尽自己的本分。

提案41

亚裔选民协会持反对意见。虽然支持退伍军人,我们有亲人是退伍军人。但这个分明是面子工程。花费6亿基金,用来开动无家可归退伍军人的可负担房屋,但以后维系,还得靠纳税人不断的注资。况且,这将把全国的无家可归者都吸引过来,就像现在三藩市的无家可归计划,不查原住地,不查收入,三藩市有8000无家可归者!AZ,LV和其他地方政府,利用三藩市这个计划,进行homeless dumping,帮无家可归者买单程长途汽车票到三藩市来,即可无偿收容。使得真正需要可负担房屋的移民、老人和鳏寡老人无法得到安置。

如果41提案通过,加州以后也这样,如何负荷?当初,非法移民大批涌入加州来,也是因为加州的medi-cal不查身份,只查收入。这是滥用纳税人钱的不负责任做法。谢谢考虑。

提案A

亚裔选民协会持反对意见。每次选举都巧立名目来发行债券,增加地税!这不但增加业主的负担,也有一部分会被分摊到租客身上。过往五年,已经有近千元的公债和地税增幅了。无法承受了。所有这些漂亮的名目,政府应该自行节流,用现有的税收解决,而不是不断地转嫁到民众身上,让民众交双重税。

提案B

亚裔选民协会持反对意见。不许在海旁起高楼,即是减少建筑的机会。在三藩市,过往2年,引入了2万多工作机会和近3万富裕的高科技人口。这是三藩市逼迁的主要原因。当自由市场运作时,有钱的当然能买到房子,普通家庭哪里够他们竞争?如果能起海旁的豪宅,就能让富翁们去购买,而不必来到日落区、列治文区购买,留给普通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