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

刘云平 Ted Lieu 见面会:七月二号星期三下午五点至六点

Screen Shot 2014-06-29 at 2.43.03 PM

 

在刚结束的加州初选,华裔参政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竞选第33联邦国会议员席位的现任加州州参议员刘云平(Ted Lieu)赢得了决选权,并有不錯的胜算成为史上第三位华人联邦国会议员,让华裔在联邦级参政更上一层楼。

刘云平参议员在加州从政多年,不遗余力地为社区服务及维护华裔权益,得到许多华人和团体,尤其是APAPA和AAGG,以及新生代团体SVCA和刚成立的AAPAC的支持。AAPAC与刘云平参议员详细沟通其支持华裔亚裔参政,维护华裔权益的宗旨,得到刘云平参议员的认可支持。

AAPAC呼吁华裔选民积极支持刘云平赢得联邦众议员决选,订于七月二号星期三下午五点至六点在皇朝饭店(Dynasty, 10123 N Wolfe Rd, Cupertino, CA 95014) 为刘云平先生举办一场与湾区华人和媒体朋友们的见面会。你要是关心华人社区未来,SCA5后续发展的可能性,以及其它联邦政策,请届时参加,当面与他进行对话和交换看法。AAPAC并将在当天晚上在皇朝饭店为刘云平参议员举行一场竞选筹款餐会,希望湾区的各界朋友们踊跃参加支持。

RSVP RSVP [email protected], or [email protected]

浅谈共和制

california_election_2014

By Hui

美国共和党要搞共和制,民主党要搞民主制。共和制把民主制做为它的二层制度之一。

  古罗马共和国创造了共和制。它有俩院,一个是贵族院,一个是平民院。当时古罗马人口有两个群体组成的,平民和贵族。贵族院是从贵族里选出来的,平民院是从平民里选出来的。这一层是民主制。然后要想通过什么决议法律,必须俩院都同议,这就需要两院协商讨论。这一层是共和制,以达到平民和贵族和平共处,也就所谓大家共和了。
  美国当初建国也建了两院,参议院和众议院,因为当初只有交税的有财产的人才能投票,没有涉及不交税的人。参议员相当于古罗马共和国贵族议员是从各州中有身体有地位中选出来,实际是推举出来的,这有不合理性,因此才有后来宪法修正案。为了各州共和,无论大小州,毎州两个参议员名额,也是一种联邦制体现。众议院跟现在没什么区别,按人口比例选出来,congressman or representative,也就是人民的代表。这就是美国的联邦共和制。美国经过多次修宪穷人,黑人,妇女都可以投票了。美国参议员经修宪也是让各州选民投票选出,成了广大普通选民Representative.可美国分为富人和穷人,或者也可说成交税和不交稅俩部分人群。穷人是大多数;富人是少数或者说交税税率高的是少数,这样选出参议员,众议员,当然代表穷人的代表更多,好在目前美国允许富人以游说团形式去劝说议员如何投票,保护部分富人权力利益,也是所谓金钱民主。
  美国现在离共和越来越远,离民主越来越近。理想的制度:共和+联邦+民主。参议员由各州交税的人选出来,各州两名联邦参议员;众议员按人口比例分配由广大选民选出来,作为人民代表。法案决议需经两院都同意,才能执行。这样穷人,富人,各州权力利益都得到顾忌,大家就共和了,和平共处了。

我所知道赵嬿:反SCA5

Screen Shot 2014-06-25 at 3.42.01 PM

By Aiping

像大多数普通华人家庭一样,每天摆在我们面前就是一个“忙” 字:上班,孩子,家务。从早上忙到晚。我从来没有想会有时间去做社工和义工。可是一件亊改变了我。

一天在Saratoga Chinese 微信群里, 有人post SCA5有关信息。当天就看见赵嬿找到了英文版SCA5原文. 因为D28区的众议员投票是个关键, 是否SCA5能在众议院通过。赵嬿马上把几个Saratoga的居民请到她家聚会, 讨论在D28选区里怎么来争取Paul Fang在众议院投反对票. 那天晚上有幸见到了几年前见过的真真和May Lu, 还认识了Kevin,Herman和其他人。赵嬿主动承担去联络Paul Fang.  她要我们尽量联系D28区的选民签名; 要求我们区众议员代表民意, 在众议院说"No to SCA5"。  我想为了孩子我也应该做点力所能极的亊。我也就加入了收集签名的义工。当时还不认识LiLi,但我非常佩服她二天内收集了二百个签名。当我们收够了一千个签名后,听说把签名送到Sacramento 会更有效,赵嬿亲自开车和其他几个朋友把签名送到Sacramento。Cupertino市政会讨论反对SCA5 前, 她打电话给我问我是否有空去做义工。我去了并看到赵嬿和 Barry 一起带领大家喊口号: 抗议SCA5!

最后在全加州华人的努力下,SCA5被打住了。通过这事让我体会到, 华人团结起来是能做成一些亊情, 并让主流社会看到我们的力量。我们应多做一些事让主流社会听到我们的声音。同时我们也要有人真正代表我们的民意。赵嬿愿意出来为民服务,我想我应该支持她和做一些义工的亊。 赵嬿作为一个三个孩子的母亲,她又要工作,还选择为民服务真是不容易。我佩服她,希望她能当选我市的市议员.

刘云平 Ted Lieu 竞选筹款餐会 7/2 5pm

ted_invite_1

ted_invite_2

ted_invite_3

在刚结束的加州初选,华裔参政取得了阶段性成果。竞选第33联邦国会议员席位的现任加州州参议员刘云平(Ted Lieu)赢得了决选权,并有不錯的胜算成为史上第三位华人联邦国会议员,让华裔在联邦级参政更上一层楼。

刘云平参议员在加州从政多年,不遗余力地为社区服务及维护华裔权益,得到许多华人和团体,尤其是APAPA和AAGG,以及新生代团体SVCA和刚成立的AAPAC的支持。AAPAC与刘云平参议员详细沟通其支持华裔亚裔参政,维护华裔权益的宗旨,得到刘云平参议员的认可支持。

AAPAC呼吁华裔选民积极支持刘云平赢得联邦众议员决选,订于七月二号星期三下午五点至六点在皇朝饭店为刘云平先生举办一场与湾区华人和媒体朋友们的见面会。你要是关心华人社区未来,SCA5后续发展的可能性,以及其它联邦政策,请届时参加,当面与他进行对话和交换看法。AAPAC并将在当天晚上在皇朝饭店为刘云平参议员举行一场竞选筹款餐会,希望湾区的各界朋友们踊跃参加支持。

RSVP
天天向上

Download PDF File

决战在高院 (2) 战局综述

supreme-court-inside

作者:Henry Yang
日期:6/26/2014

Schuette v. BAMN案高院一锤定音,广大群众却一脸迷茫。对这一判决各色各样的错误理解不胫而走,有些至今仍在民间流传。

两个月后的今天,高院的硝烟逐渐散尽。 环顾高等教育种族歧视和反种族歧视决斗的战场,却依然是一片狼藉,鸡毛遍地。

战局如此混乱,实在是因为种族歧视倡导者们有意想把水搅浑。本来独立宣言"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的建国准则足够清晰明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No State shall … deny to any person within its jurisdiction the equal protection of the laws”与种族歧视水火不容。为了蒙骗群众,绕过宪法,种族歧视倡导者们不惜修改事实,创新逻辑,把丑陋的种族歧视包装成美丽的"Affirmative Action",将宪法不容种族歧视的简单事实复杂化,将缩小各族裔高校录取差异的复杂问题混乱化。

1978年,联邦最高法院就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v. Bakke一案,以5:4票数判定大学录取中一定程度的种族歧视被宪法所允许,从而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启动一场跨世纪的混战,战场遍及联邦和州各个层面,各级法院。

联邦主战场:这是围绕种族歧视问题双方激战的核心战场,地点主要是联邦最高法院。战斗的焦点是联邦宪法是否允许种族歧视,允许多少种族歧视,怎样的种族歧视符合各州核心利益而被认可,怎样的种族歧视因为过份露骨而被禁止。关键案例除上文提到的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v. Bakke,还有2003年的Gratz v. Bollinger,Grutter v. Bollinger,和去年从最高法院踢回第五巡回法院,目前仍在审理中的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州级主战场:最高法院虽然判定联邦宪法允许一定程度的种族歧视,但并没有强制种族歧视。有识之士们抓住这一机遇,在各州推动修宪,明文禁止种族歧视。1996年,加州选民开历史之先河,率先通过Proposition 209,在加州宪法中禁止教育,就业等领域的种族,性别和其他歧视。随后,美国其他七个州效仿加州,通过类似法律,其中就包括Michigan的Proposal 2。

州级第二战场:从提上表决日程的那天起,加州Proposition 209就成为民主党及其代理的眼中钉肉中刺,多年来一直在寻找机会推翻Proposition 209。2012年选举之后,机会终于到来。民主党占据了加州参众两院的绝对多数和州长职位,而且加州人口组成决定性地偏向民主党。于是民主党企图利用多数暴政,通过公投来废除Proposition 209的部分内容,在教育系统恢复种族歧视。这就是臭名昭著的SCA5。虽然SCA5的势头目前被暂时遏制,但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后民主党若能保持绝对多数,则SCA5极可能卷土重来。

联邦第二战场:在已经禁止种族歧视的几个州,除加州外,种族歧视倡导者们并不具备再次修宪恢复种族歧视的实力。于是他们另辟蹊径,在联邦法院发难,试图通过司法途径废除各州禁令,恢复种族歧视。他们选中的目标就是Michigan的Proposal 2,这就成为本系列开篇文章讨论过的Schuette v. Coalition to Defend Affirmative Action (BAMN)一案。就内容而言,Proposal 2以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为基础,根本无懈可击。所以,种族歧视倡导者们(BAMN)大胆创新,拾起以前案例中所谓“political process doctrine”来起诉Proposal 2:如果某项政治进程(Proposal 2)转移了某个有利于少数族裔政策(Affirmative Action)的决策权(从高校招生办转到全民公投),使得少数族裔更难维护自己的利益,则该政治进程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所以,根据BAMN的逻辑,以宪法第十四修正案为依据的Proposal 2违反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

在高院判决书中,六名大法官对BAMN的起诉理由进行了全方位多角度的批驳。共和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Antonin Scalia和Clarence Thomas的意见更是掷地有声:

(在Schuette v. BAMN一案中,)“we confront a frighteningly bizarre question: Does the Equal Protection Clause of the Fourteenth Amendment forbid what its text plainly requires? Needless to say(except that this case obliges us to say it), the question answers itself. “The Constitution proscribes government discrimination on the basis of race, and state-provided education is no exception.”... It is precisely this understanding—the correct understanding—of the federal Equal Protection Clause that the people of the State of Michigan have adopted for their own fundamental law. By adopting it,they did not simultaneously offend it.”

“As Justice Harlan observed over a century ago, “[o]ur Constitution is color-blind, and neither knows nor tolerates classes among citizens.” ...The people of Michigan wish the same for their governing charter. It would be shameful for us to stand in their way."

Schuette v. BAMN一案的判决,结束了联邦第二战场的战事,终止了联邦法院对州宪法禁止种族歧视条例的骚扰。除此之外,这一判决对其余三个战场并没有本质影响。一个广泛流传的误解是,Schuette v. BAMN的负面影响是它堵死了今后联邦法院判定SCA5违宪这条路。这个误解其实是基于另一个同样流传很广的误解:那就是SCA5违宪。即使在Schuette v. BAMN判决之前,我也看不出任何判定SCA5违宪而保住Proposition 209的途径。从内容上看,SCA5只是取消Proposition 209有关教育的内容,让加州教育系统的种族歧视回到联邦宪法的许可范围内,联邦宪法并不违反联邦宪法。从政治进程上看,假如“political process doctrine”可以用来判定SCA5违宪,那么它也可以同样用来判定Proposition 209违宪。SCA5和Proposition 209被同时取消的结果就是,加州教育系统的种族歧视重新回到联邦宪法许可范围内,而联邦宪法并不违反联邦宪法。

所以,高等教育种族歧视的根本保证,在于最高法院在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v. Bakke和Grutter v. Bollinger两案中,判定联邦宪法允许种族歧视。要让亚裔避免遭受种族歧视,一条路径是确保州级第二战场反SCA5战斗的胜利,打破加州议会民主党的绝对多数,在联邦法院允许种族歧视的污浊环境下,让加州独享一片清新纯净的蓝天。但是随着加州人口结构的改变,这一战场两年一战的形势将越来越险恶。所以,联邦主战场的胜利,即最高法院完全禁止种族歧视,才是确保人口比例占劣势的亚裔免受种族歧视的根本保证。而在联邦最高法院允许高教种族歧视的两大案例中,所有反对种族歧视的大法官都由共和党总统任命,所有民主党总统任命的大法官都支持种族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