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

网友来稿:华人在美参政从政艰难之路-从加州华裔参议员余胤良 因公职腐败被逮捕看起

leeland

3月26日,突然爆出新闻说加州华裔参议员余胤良因公职腐败被逮捕。华人各界,无論左中右,都为之震惊, 犹如经历了一次8级大地震。震荡之后, 出现各种反映。
有的说政治太黑暗了,政治人物都牵涉黑帮, 我们还是远离政治为好。

有的说看那些民主党的人,不是贪念自己的政治位置,只为自己的政治前途考虑;就是贪财犯事, 没几个好的。

有的说还是共和党人好,只为理想而奋斗,多纯洁高尚。

本人在此不妄加品论。但对新闻报道中提到的一点感慨颇深。余胤良在上次选举之后,欠下了近8万(待确认)美元的债务急需偿还。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余胤良开始索要游说费和好处费,等等, 开始他的犯罪历程。我不知道他之前有否犯罪,但不可否认他这次走上政治的自杀之路确是和金钱有很大关系。我们都知道在美国参政从政是要花很多的钱的, 除非你先把自己卖给某个政党做党的好孩子,不能有自己的政见;或者找个大金主,替老板做喉舌。

华人一向远离政治,不愿成为美国公民,不投票支持自己的候选人,不金钱赞助支持自己的候选人。总是在辩论, 而疏于行动。只有当出事的时候才想起民意代表,这样做未免太功利,太自私了。华人看事要有世界观,要有历史的责任感,不要再只看自己的小家了;否则长期以往,你辛辛苦苦得到的小家之利会在一夜之间烟灰云散的。在历史的长河中,这样的事发生的太多了,难道还要发生在我们这一代或下一代,或他们的下一代身上吗?

别的少数族裔,以西裔为例,尽管不太富有,但他们是非常团结的。曾经读过一篇专题报道,写到,父亲从年轻时候开始就一直支持同一个政党,不论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他的一票,他自己一家的票永远都投给同一个政党。

也许有些聪明的华人无法认同这种做法,但别忘了一点: 团结就是力量!

愿所有的华人朋友们,从今天做起,从自己做起,用你的选票和钞票去支持你的候选人,这就是你自己的事啊!

Huff Issues Statement Regarding SCA 5

Huff

FOR IMMEDIATE RELEASE:
March 26, 2014
CONTACT: Bill Bird @ 916-651-4029

Huff Issues Statement Regarding SCA 5

SACRAMENTO: Senate Republican Leader Bob Huff (R-Diamond Bar) today issued the following statement on SCA 5, a measure that sought to reverse Proposition 209 and amend the California Constitution to permit public schools,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in California to discriminate against, or grant preferential treatment to, any individual or group on the basis of race, sex, color, ethnicity, or national origin in admissions, employment and contracting.

“The statement of support for SCA 5 from the California Latino Legislative Caucus and California Legislative Black Caucus should not come as any surprise. Opponents of SCA 5 expect as much.”
“This is just part of what will be a much larger, carefully choreographed campaign designed to show strong support for the goals spelled out in SCA 5 so supporters can resurrect this measure at a later date and place it on the 2016 ballot.”

“To blame the temporary defeat of SCA 5 on a ‘“malicious disinformation campaign being waged by disingenuous ultra-conservative partisans,”’ is an unfair attack against families who stood up and fought for fairness in our public schools and against a return of institutionalized discrimination that disenfranchised so many students over factors they could not control.”

“The organizations that are opposed to SCA 5 must remain vigilant and continue to express vocal opposition. We will continue to fight bad legislation with thoughtful and truthful discussion regarding admissions policies at California’s prestigious institutions of higher learning. We will not denigrate our opponents, but instead try to educate them on why we believe that merit should be the chief factor in school admissions, not the color of one’s skin.”

“Contrary to the statement issued by the Latino Legislative Caucus and the Legislative Black Caucus, the numbers of Latino and Black students has risen dramatically acros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campuses since the passage of Proposition 209. Those are the facts.”

Senator Huff serves as the Senate Republican Leader and represents the 29th Senate District covering portions of Los Angeles, Orange and San Bernardino Counties. Follow Senator Huff on Twitter at @bobhuff99.

SCA5 僵尸复活

latino_caucus

作者:Henry Yang

就像是好莱坞的一部经典鬼片,在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战后,英雄们一阵乱棒把SCA5打到在地。看着它直挺挺僵尸般躺在参议院,人群中一阵欢呼,许多人宣告SCA5就此死亡。不料没过几天,躺在地上的SCA5又赫然坐起:

“Latino Legislative Caucus and Legislative Black Caucus Joint Statement on SCA 5”
http://latinocaucus.legislature.ca.gov/news/2014-03-25-latino-legislative-caucus-and-legislative-black-caucus-joint-statement-sca-5

这是一篇让人毛骨悚然的宣战书,让人恐怖的不是它那嚣张的语气,而是那超乎想象的无知:

“We will not allow bad information to undermine good public policy. There is no question Proposition 209 has led to a tremendous and precipitous decline in the number of African-Americans, Latinos and other underrepresented communities in higher education.”

前面一句还在批驳反SCA5阵营的“bad information”,后面一句紧接着自己就提供实例:25位西裔议员(含一位犯罪嫌疑人)和9位非裔议员(含另一位犯罪嫌疑人),居然就没有一人把攸关宪法的基本事实弄对:

http://www.ucop.edu/news/factsheets/2013/flow-frosh-ca-13.pdf

从prop209实施前最后一年1997年,到2013年,UC系统非裔新生从917人增长到1333人,西裔新生从3131人增长到9322人。

堂堂的宪法修正案,被这些议员们视同儿戏。数字可以被直接颠倒,逻辑可以被直接扭曲:在通篇以种族歧视为目标短短四段的奇文中,居然有三处呼唤“equal”,一处叫嚷“fairness”。全美人口最多最重要的加州,居然被这样的人所掌控,怎能不让人毛骨悚然。

在这样一群议员的急救下,SCA5这具僵尸又缓缓站起,在远处紧盯着我们,时刻准备伺机反击。

号角重新吹响,警钟再度长鸣。刚刚稍事休整的英雄们又将重新聚集,迎接下面两场恶战:六月的初选之战和十一月的大选之战。为了我们后代和我们自己的未来不再受SCA5困扰,我们只能全力以赴,去宣传,去动员,去捐款,去投票,在摇摆区选共和党,在共和党无望当选的民主党重灾区选反SCA5的民主党,万众一心,将SCA5重新送回历史的垃圾堆。

加州华裔参议员余胤良 涉嫌公职腐败被逮捕 现已被保释

yee

【侨报综合报道】根据多家媒体报道,加州州参议员余胤良(Leland Yee)因涉嫌贩卖军火、欺诈等指控,周三上午在旧金山的家中被捕,联邦调查局于当天在他州府沙加缅度办公室还展开突袭和搜查行动,现已被保释。

联邦调查局目前没有就逮捕和搜查行动公布细节。余胤良的工作人员也没对此事发表评论。

湾区当地电视台摄像机播放的镜头显示,余胤良是在他旧金山的家中被捕的,他被戴上手铐由一辆停靠在他家的车子带走。

同时,联邦调查局官员周三上午前往中国城致公总堂展开搜索行动,相信此举与余胤良被捕有关。

作为民主党籍的州参议员,余胤良的被捕震惊了民主党官员。州民主党主席伯顿表示,他完全不知道这次的执法行动。

今年是余胤良参议员席位的最后任期。他已宣布竞选加州州务卿,是目前7个候选人中呼声最高的。

原定本周四(3月27日)下午,余胤良将拜访洛杉矶侨报总部,为他竞选州务卿寻求支持。上个月底,他也曾经拜访旧金山侨报总部,公布了他竞选州务卿的消息。

此前报道:

周三,加州华裔参议员余胤良在一场联邦调查局的行动中因公职腐败和受贿被联邦调查局逮捕。

旧金山市警方发言人称,联邦调查局正在准备多个逮捕和搜查令。余胤良是今年以来第三名面临法律指控的加州民主党参议员。

据ABC7报道称,今早警方还逮捕了旧金山市华裔周国祥。

余胤良被起诉意味着他的政治前途几乎被毁,同时还威胁了民主党重振州参议会多数席位的能力。此前,余胤良正在积极准备竞选加州州务卿。

余胤良简介:

余胤良(1948年-),美国华裔儿童心理学家,现为民主党籍加利福尼亚州州参议员,祖籍中国广东台山,3岁移民美国。余在柏克莱加州大学取得学士学位后,又于旧金山州立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并于夏威夷大学取得心理学博士学位。1988年步入政界,先后担任旧金山教育委员会和旧金山市参事(1997至2002年),2002年当选第12区加州众议员(2002年至2006年),执行议长。2006年11月7日当选加州首位华裔州参议员。余为2011年旧金山市长选举中,五位华裔候选人之一。

余胤良一直希望将中国文化引入美国主流社会。他曾在加州众议院组织少林功夫表演,并多次提出议案,提高中医针灸的公信力和地位。他为加州老年人在退休金及社会福利等方面争取权益,深得老年人支持。他长期关注加州学校的食品供应和学生健康,并提出多个法案,完善学生的营养保健服务。2004年,被推选为全美亚太裔州立法联盟首任主席。2005年被加州学校食物服务协会评选为“年度立法者”。

“我过去从来没有想过参政,更没有想过走到今天这一步。”余胤良回忆说,但有时给一些小朋友上课或听家长“诉苦”,慢慢发现要帮助孩子就必须通过积极的法案。“于是,我决定竞选旧金山教育局委员,为青少年争取更多权益。”

1988年当选旧金山教育局委员是余胤良的转折点,在他本人的心中,这是一个关键的“启发”。

“华人家庭总是希望子女做生意、做律师、医生等专业人士,很少鼓励下一代从政。”余胤良说,“我当上了教育局委员后才发现,最终能让华人社会欢笑的,可能要靠‘当官’,也就是说要在政界有我们自己的声音。因此,我在华裔社区许多人的努力下,走上了这条路,也希望越来越多的华人参加进来。”

最令余胤良难忘的,是他提建议案分级暴力色情电子游戏一事。该提案于2004年经加州参众两会通过,但遭州长施瓦辛格否决。2005年,余胤良卷土重来,再提此案,但营业额每年约250亿美元的电子游戏业利益集团对参众两会施加压力,到了表决的时候,许多当初支持这个提案的议员投了反对票。“提案最终以微弱的票数通过,正说明了我们必须为改善生活品质而参政,为了这个目标,我们要经过艰辛不懈的奋斗。”

据了解,从政近20年,余胤良先后担任过旧金山日落区市参事、加州众议员、州众议会执行议长等职位,

在2006年11月7日,余胤良更是以逾七成得票率,打破加州参议院156年以来的纪录,当选首位华裔参议员。

“当选那一刻当然开心,说明我们首先没有辜负信任我们的人民,其次就是有机会不辜负他们,”余胤良说,“但随后,就觉得任重道远。”

余胤良希望上任后能为华裔社区做好三项工作:一是推动及扩大州政府的双语服务;二是改善政府为儿童及青少年提供的服务;三是让老人更能安享晚年。“比如很多华人都相信中医,我就很希望中医在加州能得到合法地位。”余胤良透露此次访粤的一大目的,“因为许多美国人都反对中医在美国的合法化,要想让这个提案通过,必须掌握相当多的资料,证明中医既有效又便宜。来广东,就是要‘做功课’,搜集中医药资料。”

2003年,因为加州预算赤字,加州政府关闭了在海外的12个驻外贸易办事处,包括驻中国上海和香港贸易办事处。

“这几年我一直设法恢复,但我很希望在广东‘挂牌’这样一个‘贸易办事处’,因为我是广东人啊。”笑声刚落,余胤良就一本正经地说,“当然不仅因为我是广东人,而且广东的经济社会正处于稳健的高速发展阶段,无论是把加州介绍给广东,还是把广东带进加州,对加州来说都是一件重要的、有积极意义的事情。哪怕困难重重,我都要极力争取。”提及“广东”,余胤良有着很深的感情。“我虽然年纪很小就离开这里,但常常练习广东话。在美国一听到有人说广东话,就会特别开心。”他说,“一直都有关注家乡的发展,直到这几年回来,才发现现实中的‘家’比想象中的要漂亮很多。”

据了解,余胤良和父母交谈时使用的都是台山话,他的夫人王金瑶也是祖籍广东的华人。由于此行的“头号任务”是搜集资料,力促在广东建加州驻外贸易处,所以余胤良并没有时间“返乡下”,并拜托本报转达其对台山父老的歉意。“这次实在没时间,但明年我会和母亲、太太一起回台山,拜访亲友,顺便建一间‘祖屋’,有空就回来看看。”

2014年1月, 余胤良投票支持加州参议院SCA-5法案。该法案提议删除加州 Proposition 209 中有关公众教育不得歧视条款, 意图让加州政府在公众教育领域可以根据种族,性别,肤色,出身背景和来源国等区别来招生。因此,遭到加州华裔广泛的抗议。(据公开资料整理所得)

反制SCA5 的理智思考



作者:硅谷老七

声明在先:万众一心反对SCA5, 是华人在美国参政的里程碑。 我们很自傲地成为这个活动的亲身见证人。但是,祖先的“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也警告, 我们也可能成为华人参政的罪人, 让华人在美国从政的进程倒退许多年。

我的这个帖子, 会给我带来“汉奸”“叛徒”的帽子,没关系, 有良心和理智来支撑 。

+++++++++++++++

在反对SCA5这一个议题上,美国华人呈现了空前绝后的大团结。空前, 这不用再论; 绝后, 是因为我们难以想象,其它任何议题能这么引起华人的共鸣和共识。

然而, 如何达到“反制SCA5”的最佳效果,登记、投票给候选人本人,还是哪个党派,不同人有不同的解读。

首先, 让我们分析一下SCA5阶段性胜利是如何得来的。这里先提供四个报道。

1. “加州SCA5提案被退回 华人政治抗争的一次胜利“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4/03/18/3105358.html。 文章摘录如下:

“ 3月17日下午,加州众议会议长派瑞兹(John Perez)宣布,在SCA5提案撰写人赫南德兹(Ed Hernandez)的要求下,加州众议会将不会对SCA5采取任何行动,并将该提案送回至参议会。派瑞兹表示,根据目前的情况,他认为SCA5既不会在众议会投票中通过,也不会对某些族裔入学率降低作出改善。至此,SCA5之争暂时告一段落。这是华人政治抗争的一次胜利,将写入美国华人的史册。

总结这次抗争的经验,首先得益于华人高度团结,形成合力。华人没有像过去各自为战,甚至各自拆台。不仅在加州,而且全美各地的华人都齐声声援。各地华人知道,今天在加州所发生的,明天就有可能在他们那里发生。其次舆论动员,声势空前。不仅示威、抗议、集会等“传统”抗争形式此起彼伏,脸谱、推特、QQ、微信等新媒体也大行其道。亚裔人士还在白宫网站发起请愿,反对SCA5提案。

第三是扩大同盟,争取支持。在参议会投票中,民主党议员都投了赞同票。但在华人社区的压力下,他们开始分化,原来投下赞成票的三位华裔民主党议员“变脸”,赵美心等民主党大佬更是公开表达了反对的立场。华人更是借助了共和党议员的影响力,引发了主流社会对此议题的关注。最后,华人此次抗争也有理有节。因为这一次不是与传统主流社会之间的争议,而是华人与其他族裔之间的矛盾。华裔这次并没有过度渲染族裔之争,而且将其定位捍卫在美国的价值观,维护公平原则和竞争原则,不把其他族裔推到对立面,这也是明智之举。

此次抗争,华人虽然绝对人数不多,占人口比例偏低,但却成功地扳回局面,这可以说是意志与技巧的胜利。假如该提案进入众议会表决通过,并安排11月公众投票,按照亚裔人口的比例和投票率,结局就很难预料 。这也是对华人最好的一次美国政治制度教育,华人从中学会如何利用游戏规则,为自己的权益抗争。

这一次,令华人不满的是,本次三位华裔州参议员在SCA5提案的表决中,无一例外投了赞同票,使得这一法案能顺利过关,引发亚裔社区的强烈质疑。在压力之下,他们开始转变立场。因此,如何让“代言人”真正代表自己的利益,这也是华人在参政中的一大议题。

如今,SCA5被送回至参议会,是华人的阶段性胜利,但却不是完胜。我们还必须警惕,因为,有关人士称, 希望在未来能够为加州各族裔在高等学府招生时能够得到公平合理的对待提出新的解决方案。SCA5会不会改头换面,卷土重来? 华人还得睁大眼睛。

2. D28 民主党市议员Barry Chang(张昭富),在反SCA5 非常给力
http://bbs.wenxuecity.com/znjy/2389582.html

1)3月2日下午,数百名来自旧金山湾区反对SCA5提案的华裔民众,冒雨聚集在南湾库柏蒂诺图书馆旁的社区礼堂,表达对这项提案的不满和抗议,Barry Chang 举着大喇叭领着我们喊 :SCA5,No No No;SCA5,Wrong,wrong,wrong. 我当时还不知道他是28区的市议员。 这有一张相片,拿喇叭的就是他

barry_5

2)多次领着草根给Paul Fong (当时还没有公开声明反对SCA5的州议员) 交抗议信。

3)昨天 (3月17日) 在Cupertino 特别听议会(我这时才知道那个拿着大喇叭反SCA5的人原来是市议员张昭富,),因为SCA5的收回新闻,市长本想取消会议,是他独自坚持,争取更多人和时间发言。最后,库柏蒂诺市议会以4票对0票表决通过了向州参、众议会呈交的三项决议案:第一,特别会议上发言民众都对SCA5提案持反对立场;第二,传递强烈的反对信息,将超过60名反对者的意见呈交给推出SCA5提案的议员;第三,要求增加加州教育经费。

特别要提的是: 他是民主党的,6月3日要竞选28 区 的assembly member,这让一些打定注意要投共和党的亚裔很为难

3. 3/24 SVCA成员及选民代表会谈San Jose民主党议员朱感生实录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SanFrancisco/34157125.html

3/24 SVCA组员和D25选民代表在托老的办公室举行会谈,就SCA5事件和由此带来华人参政升温等进行讨论和交换意见。

当谈及三个华裔参议员在SCA5法案在参议院投赞成票的事件,他给出了如下的解释,原因是双向的,这三个官员迫于党内压力或者的确忽略了此提案,同时,华裔群体也没有在投票后对他们选上去的官员进行足够的监督。他引用诗句:“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来形容在官员在上任后是否能经受住各种考验。如果该官员依旧“挺立”,那选民才是“帮对人了”。

谈及SCA5提案的动机时,朱先生举了个例子,他说,一只老虎还在小的时候,人人都不怕它,但是它长大了后,人人都怕它,所以想要制服它。就像这只长大的老虎一样,亚裔在教育领域取得的成功已经引起了其他族裔的关注,因此怎么使“大老虎”在环境中与其他族群和谐的相处就我们应该探究的。可是,SCA5这样一刀切的方式却是不可取的。他本人是不赞同当前版本的SCA5。在他的理解里, Affirmative Action是帮助弱势群体,弱势包括经济上,文化上,身体上的,因此他赞同在教育上给予“弱势”群体一定扶持,包括拨款提高K12 Behind Students的成绩。他呼吁华裔应该走出华人社区,团结其他的族群,贡献美国社会。

当有人问及当他面对党内压力是,他是否会妥协。他回答说他会坚持自己的政见。他说,每做一个决定时,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的,只要我一半加一个选民支持我就行了,他希望用自己的良知赢得选民的respect。他坚决反对加州大麻合法化和赌场进入SanJose, 面对赌场老板的政治献金,他拒绝诱惑。

结语: 作为70年代中期从台来美后就了解政治,参与政治的华人,朱感生不可避免的带有历史和民主党的烙印。 SVCA只是个载体,将所听,所看客观记录下来。

4. Latino Legislative Caucus and Legislative Black Caucus Joint Statement on SCA 5。“The California Latino Legislative Caucus and California Legislative Black Caucus jointly express our strong support of SCA 5 (Hernandez) despite its return to the house of origin for further consideration. We share a strong commitment to its passage and all measures that ensure equal opportunity for all Californians.”
加州西班牙裔和黑人立法核心团联合发表发表声明,坚决支持SCA5, 尽管SCA5被退回原来的参议员进一步修改。我们共同致力于这个法案的通过和所有措施,并保证所有加州人平等的机会。
http://latinocaucus.legislature.ca.gov/news/2014-03-25-latino-legislative-caucus-and-legislative-black-caucus-joint-statement-sca-5

===================================

从以上报道, 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

(1) 取得SCA5暂时搁浅阶段性胜利的第一功臣是普通 华人 和基层的华人组织领导人。 由于各种原因, 加州华人中的民选官员中的绝大多数是民主党人(共和党里没有华人议员),像Barry Chang 是Cupertino 市议员, 民主党的州议员参选人, 没有Barry Chang 和其他基层leader, 各种抗议会和 Cupertino市的听证会, 是难以达到这样的效果的。

(2) 取得SCA5暂时搁浅胜利的第二原因是民主党议员, 包括三位华裔参议员,虽然他们开始同意法案通过, 但他们后来公开“变脸”, 并让民主党高层意识到, SCA5造成了自己的亚裔选民和西裔选民之间的对立。赵美心和Mike Honda等民主党大佬也更是公开表达了反对的立场。 在幕后, 也许这些亚裔议员做了许多不能公开炫耀的工作 (不至于得罪自己的西裔选民), 让加州众议会议长派瑞兹退回SCA5。同时我们注意到, 公开表态不支持SCA5的民主党州议员都是华裔。可以想象, 如果连民主党的华裔议员都不公开反对SCA5, SCA5将是一路顺风。 这些华裔议员的行为可以用“立功赎罪”来形容。

(3)SCA5是与GOP 的理念对立的,GOP 众议院领袖Huff是华人女婿, 深知华人关心的议题, 在反对SCA5的活动中与华人组织一起,壮大了我们的声势,也起了很大的影响,并让民主党感到华人与GOP结盟的危险。 但是GOP目前没有能力在议会上阻止这个法案的通过, 民主党根本不在乎GOP在这个议题的反对意见。如果GOP以后不能在议会达到 1/3, GOP 还是没有能力在一个议题上有多大发言权的。

(4) 民主党也不是铁板一块, SCA5法案是西裔的赫南德兹(Ed Hernandez)提出的,现在得到西班牙裔和黑人立法党团的支持。可以想象, 一些华裔议员和其他亚裔议员不会支持这个法案。但由于亚裔选民人数远远少于西班牙裔和黑人,他们不一定要大张旗鼓的宣言自己的观点。

反制SCA5法案, 这里有三条防线, (1) 民主党内部, 用华裔和其他亚裔对抗西班牙裔和黑人立法党团, 让这个法案死于胎腹。 这也是SCA5暂时搁浅胜利的地方。现在(3月25日), 西班牙裔联合黑人立法党团又重新声明要推进这个法案, 我们首先寄希望于亚裔立法党团能够在我们民众的压力和支持下, 成功地把这个提案挡在民主党内部。(2) 议会斗争, 利用反对SCA5的民主党议员联合GOP, 反对SCA5. 如果到了这个地步, SCA5 法案的前景难以预料,主要是 看GOP占多少席位。 (3) 全民公投,这种情况下, SCA5法案通过的可能性很高。

如果我们要确保反对SCA5的胜利, 我们要既要主动出击, 又要建议统一战线, 团结现阶段可以团结的力量。 具体来讲,

(1) 登记成共和党,让共和党的登记选民有明显的增长, 让民主党高层感到我们华人对民主党的反感而不敢推行SCA5 方案。

(2) 在Swing 选区, 投票给GOP候选人。在任何选举,都要投给GOP的华人候选人。支持Peter Kuo, George Yang 这样的候选人. 遗憾的是, GOP的华人候选人太少了。

(3) 对民主党候选人, 根据他们在SCA5的态度, 区别对待 --- 支持, 反对和理解 。 (A)支持像Barry Chang这样的带领反对SCA5 的人士; (B)坚决反对那些支持SCA5的候选人, 包括华裔,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 (C) 理解那些被动公开声明不支持SCA5 的竞选连任的候选人,毕竟, 相当于西裔和黑人, 华人选民是绝对少数,议员是为了全体选民服务的, 只要能在民主党立法党团内挡住SCA5, 就算是我们华人的胜利, 我们没有必要逼迫华裔候选人做出类似政治上自杀的事情, 包括在SCA5议题上发表与其大多数选民利益不符的公开声明。 我们可以有条件地支持他们, 比如要求保证反对类似SCA5 的方案。

职场上,只有智商没有情商是不能成功的。 在政治上, 只有热情没有智慧是难有作为的。 在反对SCA5测量上, 我们要充分利用华人的聪明才智, 发挥关键少数的作用, 确保SCA5战场的胜利。

另外, 在华人万众一心反对SCA5, 反对民主党的浪潮中, 潜伏着“亲者痛、仇者快”的巨大的危机。 华人在加州人数较多, 现在有6位议员(全是民主党), 但也远远超过华人在加州的比例,华人参政积累了一点宝贵的政治资源,我们要珍惜华人参政的成果。在至今的反SCA5事件中, 这些人的表现虽然不让人满意, 但毕竟让我们有“出气, 发声、骂娘”的对象,现阶段,通过民主党内部,最后迫使民主党“搁置”了SCA5,让我们取得了暂时的胜利。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华裔以外的其他族裔的民主党议员, 公开自己不支持SCA5的立场。 设想一下, 如果因为SCA5, 华裔议员都被华人受抛弃了,同时他们又因为“摇摆”的立场,得罪了西班牙裔和黑人,最后失去了议会的席位, 这样的结果只有一个: 我们在民主党内没有自己的“内线”,不利于华裔的法案包括SCA5, 很容易在民主党内通过, 如果GOP也没有能力对抗, 华人将是欲哭无泪!

支持GOP, 培养GOP的华人代言人, 是一个长期目标, 我们寄希望于 George Yang and Peter Kuo 这样的人才. 但是, 现阶段, 我们也不要抛弃能到帮忙我们反制 SCA5 的民主党议员。由于选区问题, 这两个事情并不矛盾。我们华人可以在不同的选区, 根据当地的选情, 做出响应的选择。

聪明的中国人, 不要失去理智, 请做出适当的选择。